当前位置: 主页 > 援疆工作 > 援疆风采 >

黄金搭档:80后援疆教师的别样“青春”

时间:2016-12-01 18:06来源:第二中学 作者:周云旗口述 郭广君整 点击:

第一次拿到援疆名单,看着将要与我同行的赴疆人员资料时,我一时竟忐忑不安。四个人中除老凌和我同属一个年代外,其他三个老师数学孙海建,物理崔志峰,化学纪峰竟然都是80后!这简直就是更年期早期遭遇青春期晚期!80后是在瞬息变幻的科技时代中成长的一代,他们有手机、有电脑、有MP4、有钱花、还可以抽烟喝酒逛酒吧,他们是最具有文化素质的一代,但也是最浮躁不安的一代。我的学生很多都是80后,多年与80后的摸爬滚打的经历让我知道这个群体在工作中志高气傲,过于浮躁,个人英雄主义过强,团队能力较差,普遍缺乏吃苦精神,缺乏敬业和职业精神。

可是没过多久,我来源于傲慢和无知的偏见就受到了自己的嘲讽。

支教的第一个月,三个“年轻教师”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抓细处变学风为契机,狠抓晨读、午自习和晚自修纪律,提高课堂效率,规范做题思路,并引入如皋“活动单导学”模式,诠释“先学后教、合作探究、当堂训练”的课堂教学模式,雷打不动地实行“作业三改”制度。

一支粉笔两袖清风,三尺讲台四季晴雨,身为援疆教师,三位80后援疆教师把良心、爱心、责任心发挥到了极致。除了寒假,他们几乎一天都没有离开过他们的学生们。班级教室是他们的第二宿舍,讲台黑板成为了他们钟情的客厅大屏。他们将对伊犁各族学生的爱深深地种在了课堂上,对新疆人民的爱留在了大家的心里。 就像三个老师中年龄稍长的孙海建经常提及的一句话:“选择了援疆就是选择了吃苦,选择了新疆就是选择了奉献。”

毫不夸张地说,除去吃饭、睡觉,他们基本上每天都在学校。每天最早看到和最晚看到的人都是援疆教师,就连课间,他们都在为学生答疑解惑。每一个学生的作业他们都认真批改,碰到个别现象,他们就喊来学生面对面边批改边讲解。夜深人静的晚自习时间,他们的身影也会出现在教室,随时解答学生的提问。在他们的带动下,全校有三分之一的教师利用早、中、晚自习课辅导学生。  

因为跟他们一起在援疆楼同住,时间久了,我就发现了一个细节,三位老师的台灯在援疆工作组中总是熄的最晚的,常常都过了凌晨一点。后来我慢慢了解到,原来他们每天陪学生上完夜自修后,回到宿舍还要为学生准备好次日的课件、练习题,有时将白天没有批完的试卷也带回宿舍继续批改。工作至凌晨一、两点,几乎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

对于南通来的教育团队,伊宁地区总希望这个团队能带给当地更多的东西。对于“传经送宝”的任务,三位年轻教师从不推辞。

一直以来,他们总是很开心地接受州县教育系统的各种工作安排:为了七校同课异构系列教研活动中,他们不遗余力的指点教导;为了让初高中教材衔接得更自然,他们在伊宁县四中开设示范课,为全县全体初三教师中考复习开设专题讲座和初高中教材衔接专题解读研究讲座,严谨的思路,精彩的讲解让大家纷纷竖指称赞;至于送教下乡活动,他们更是责无旁贷,主动争取。“我所努力的一切,当然是为了新疆教育发展得更好,想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我更希望用自己的言行能影响新疆教育,感染学生,为学校和学生的发展搭建较高的平台,不能辜负‘援疆教师’这个名号。”在与他们多次的闲聊中,他们众口一词地告诉我这样的心声。

他们是如此说的,更是如此做的。

学生艾孜海尔最钦佩的老师是物理老师崔志峰,说起崔老师,腼腆的小伙子说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他坚持带病上课的故事。由于起先不知道自己得了肾结石,所以生性大大咧咧的崔志峰并没当回事,一直以为每天的腰部隐痛是初来新疆的水土不服症状。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十几天后,有一天的物理课上,当课程上到大半时,崔志峰的肾绞痛突然发作了,从腰部开始直至膀胱不断的阵痛让他发起了高烧,胃也像有火炙烤着一般。当时的他已经开始面色苍白,大汗淋漓,声音越来越低。敏感的学生看出他与平时的异常,纷纷问他怎么了,他还幽默地回了句:No Problem!虽然脸上是依旧不变的微笑,可心细的学生还是从他强撑讲台的手臂中看出了一些端倪!平时最受学生欢迎的物理课,此刻的一分一秒对师生来说却成了煎熬。终于下课了,学生报以雷鸣般的热烈掌声,并关切地让崔志峰快去宿舍躺躺。两小时后,他却躺在了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援疆工作组安排他回内地治疗休养的计划,却被他一口回绝了。原因只有一个,他说高三孩子的时间耽搁不起。术后第2天便接到了学生问题的电话,电话中他安慰学生别挂念自己,自己很快返校。由于心里实在无法割舍学生,术后第12天身上还插着导流管的他就匆匆回到课堂。
我有一个从任教以来就坚持下来的习惯,偶得闲暇时,我很喜欢翻看南通班孩子们记录他们青葱懵懂岁月点滴的语文周记本。最近有一段朴实而又满溢情感的文字,几乎让我有了落泪的冲动。我特意用手机拍下,以做永远的纪念和激励。字很娟秀——“亲爱的援疆四人组:我想1班所有同学的心里都会觉得你们是我们恨过爱过但绝对不会路过的别样老师。你们像父亲,也像哥哥。你们总是对我们充满信心,给我们一束温暖的光。谢谢你们,即将离别,多少不舍与难忘会永远留驻心田。难忘纪峰老师打趣自己的脑袋时,“嗯哪,太飘逸了,飘走了哦!”的诙谐幽默;难忘棋哥半夜三更送哈尔同学去医院时一脸的心疼和焦急;难忘胖崔儿老师告诫我们‘复杂的事简单做,你是专家。简单的事重复做,你是行家。重复的事用心做,你是赢家’的谆谆教诲;难忘外表闷骚内心柔软,下课期间必来班里刷存在感,一笑起来萌态十足的孙帅哥。就要分别了,转瞬即逝却又永无穷尽的难忘!我们定会带着你们的教诲与期待,面对自己更美的未来!”

合上周记本,我的内心却始终忘不了那些文字。余秋雨说过:“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或许,成熟的方式有很多种,可毋庸置疑,“感恩”却是最难能可贵的一种!感恩可爱的孩子们,也感恩我的好兄弟们!

他们待学生视如己出,但对远隔万里的家人,他们却常常无法顾及。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个逢年过节,他们毅然选择了坚守,而愧对的却是老人日渐佝偻的背影,孩子生病时的泪水,以及妻子的默默支持与柔弱肩膀撑起的家。

2015年12月,夜半时分急促的电话打断了平日里看起来不太爱说话,甚至一笑起来略带羞涩的孙海建的平静生活。电话那头传来父亲焦急的声音:快回来,你妈得了血管瘤,要在上海做手术。心急如焚的他连夜坐飞机去了上海,但由于医院没有床位,他只得将母亲好一顿安慰,又迅速搭乘当天的飞机往回赶。可刚到伊宁,他又接到妻子电话,床位又有了。他只好又火急火燎的坐当天早7点的飞机又一路折回上海,眼皮没合一眼地陪着母亲做完了手术。手术的第二天,60岁的母亲拉着孙海建的手,眼里满是不舍:儿子,早点回来啊。看着病床上气息微弱,一脸失落的母亲,作为儿子,一种愧疚和歉意让孙海建非常揪心。那一刻,他哽咽了。但旋即他又强作笑脸,搂着母亲在她耳边说:妈,伊宁那边需要我。有晶晶(孙海建爱人)照顾着您,您安安心心地养病,我很快就回来。很快?!这个连身边8岁儿子都不信的谎言,却让母亲流着满脸泪水,笑了。他知道母亲是在用含泪的笑容宽慰自己,支持自己……把虚弱的母亲送回如皋老家养病后,没有一分钟的停留,孙海建马不停蹄地返回了伊宁,开始了周而复始的教学工作。

我自认比较理性,其实是有些反对注重情绪表达的, 可写到这里,我已然是情难自控,揉着有些酸涩的鼻子,我想起曾经自己的青春时代里最爱读的一本书《麦田守望者》,书中“不良少年”霍尔顿抽烟酗酒,不求上进,可在他心底,却一直都存有一个美丽而遥远的梦想------做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霍尔顿如此描述他成年后的愿景,他说:“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的守望者。”

守望------多么浪漫纯洁的名词!守望,是一种姿态,是一种祝福,是一种安然,更是一道细水长流的风景。而我,已是半百之年的我,也有一个绚丽而温暖的梦想,那就是愿用余生之力守望此岸花开。只愿多年以后的彼此,再见时还能微笑,我想我会携领曾经一起在伊宁这方热土上打拼过的兄弟们,迈着轻快的步伐重临美丽的伊宁,向着早已怒放的繁花道声:你们好。
 
(责任编辑:任丽)
------分隔线----------------------------
  • 中国新疆伊宁县政府网站 版权所有(C)

    主办:新疆伊宁县人民政府府 承办:伊宁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 新ICP备05004143号 ]
    联系电话: 0999-4021689 传真:0999-4021689 Email:tjj-yn@mail.xj.cninfo.net ynxzf@xjyl.gov.cn

    伊犁公众多媒体信息有限公司负责技术支持